Klagelied_

Talk less♪Smile more♪

· 智齿

“……疼。”小动物含糊不清的嘟囔声从层层堆叠的被子中闷闷地透出来。
白马叹了口气,放下手中的报纸(这个年代了究竟谁还会读报纸啊?)前倾身子,语调中带着几分无奈:“张嘴,我看一下。”
两小时四十八分又二十六秒二三,麻醉药剂应当已经完全失去效力了。从之前黑羽的表现来看,跳下诊床的一刻分明还活蹦乱跳,捎带着用凭空变出的一朵玫瑰哄乖了邻床不停抽噎的小女孩,转眼间又过分热情地扯着自己的袖子“喂喂医生说我应该吃凉的东西喔要不要去街角那家新开的冰淇淋店探探风”,在白马少爷的账单上添上可观的一笔后便以很难不惹人注意的速度蔫下去,再到喉结每每滚动都要牵连起一次眉头的下意识紧皱,回到家的小动物一反常态地主动放下了游戏...

小少爷生日快乐!
尝试过几遍最后还是砸掉了对不起w
我对水彩一无所知(

最近的赤井家LOG(一)
提醒:儿童画和奇怪的脑洞
逆转兄弟也可爱呜呜呜!
P2弹奏的是古典吉他,原本是和另一个脑洞关联的……

赤井家LOG(二)
依然提醒:儿童画和奇怪的脑洞
突然发现忘记了务武先生(……

·献给墨菲斯的花束

无人见证过梦神的梦境。

梦神是我们独一无二的可亲的兄弟。罗密欧和班伏里奥如此说。彼时他们正流连于头顶花篮的侍奉神的处子之间,连跌带撞地追逐翻飞的裙角,对着秀白颈子后垂落的一绺头发轻轻吹气,引来一阵咯咯的笑声,无暇顾及银瓶金瓯摔碎在地的脆响。而那位被谈论者毫不在意地舐去掌心被割破处汩汩出涌的鲜红——远比泼洒一地的涅克塔甜美得多,是不是?然后凑上前去,从小声掩口惊呼的美人那里偷得一个吻,任由那娇艳的颊上就此印下一抹暧昧的不详之兆。

梦神是个不可理喻的疯子。更多人也许会这么说。他在每一个热风中浮动着夜来香甜腻气息的夜晚到访,衣领缝缀星辰和露水的闪光。他的步伐轻巧而手腕诡谲,嘴唇炽热如同火山口涌动...

・Between the devil and the deep blue sea

这句话用来形容我眼中的飞行员组再贴切不过。
战争可以夺走,却无法征服的两个人。
汤老师盯着油量看最终下定决心拉起操纵杆去追敌机的那一幕,那个眼神。
(大哭
不过说实话没想到还能有机会在大屏幕上看到墨菲(*/ω\*)

国内已出版的法革史,差路易·玛德林版,王养冲王令愉版,斯塔尔夫人版,阿尔贝·索布尔版,克鲁泡特金版,应该就这些吧……
手里还差一本就集齐七版了是不是到时可以召唤萝卜丝?
(请给我不如跳舞版的(不
还有名目繁多的支系的典籍需要补,法革真是一生的事业。
今天米什莱版法国史出了吗?没有╭(°A°`)╮

・片段

瞳孔的红色加深了。在那之中,金色的萤火幽幽流转,仿佛赤霞珠酿成的酒液在枝形吊灯投下的光影中轻轻摇晃——他没有尝过,只在小时候遥遥地望见过,隔着棠树的影子和玻璃窗,在重重的黑白袖口间传递的那抹沉郁的红——
美丽的。
那瞬间他几乎遭了雷殛一般的冲击,能找到的形容词再无其它。
说出来的话大概会被踹上一脚吧,他想着,将眼睛主人熨得挺括的领口一把扯开,手贴近颈子,因握刀而生出薄茧的手指仔细地描摹那优美的线条,再回过神来,手心已经覆了薄薄的一层细汗,不知是谁的。
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将身子压得更低,轻轻叼住那人的喉结,浑然不知自己眯着眼亮出虎牙的样子像极了某种奸计得逞的肉食动物。
说是奸计,你看那条腿已经不怀好意地挤...

・蜂蜜酒,海索草与秘密伙伴

被丛丛海索草遮蔽了的视野之外有什么?黑暗里椴树淌下蜜,琼花结出果,修剪整齐的女贞吐出柔软香气,被满庭园沉默下秘密交换的不安分因子鼓噪成急流,一把冲破生铁的大门。海鸥在港口塔楼的尖顶展翅,衔起轮船汽笛的尾音,消失在海面与天光的交界;比它更快的是春潮,大片大片的原野上朱瑾喷礴而出,东方的古老土壤浸透了甜蜜的汁液,唤得蓝鸲来归,杜河回转;高悬在空中的冰柱摔碎,迸溅出高亢的咏唱,一千个铃铛在幕后摇响,激起无数闪光的灰尘,鼓点骤然加重,又渐渐地并入心跳的节奏——咚!咚!

几乎是下意识地,他开始奔跑。

一个粗糙的脑洞存档,关于还没想好是什么原因的时间旅行者赛科尔和正常时序下维鲁特的故事。

参照上一篇...

一些毫无新意还毫无根据的脑洞。

我管这个叫做考试月前最后的挣扎(什么

不懂为什么人物介绍里要专门提赛某是黑道少当家的传言,难道他真的是吗。

好吧,假定他是。那就这样,他和维鲁特幼龄相识是因为他们父亲的频繁交往,军部和那啥的利害牵扯,不是说南国上层黑幕猖獗吗。

赛科尔并非不会游泳,他逃避游泳课的原因是不想让同学看到自己身体上的伤痕。

想想赛科尔那多疑的父亲是干什么的,他的童年大概不会很幸福。父亲/母亲精神不稳,(躁郁症?)病情反复,不时爆发。某次只因晚饭时他犯的小错,就用烟蒂烫伤/餐刀割伤了他,然后又是一番大肆折腾。吓坏了的赛科尔带着流血的伤口半夜(爬树?翻墙?还是说房间在一楼?)敲开...

12
©Klagelied_ | Powered by LOFTER